张宝是彭梁城第一大帮会黑虎帮的帮主,四十来岁的年纪,在这彭梁地面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心性本不该如此浮躁,只是一想到那绝世的姿色,他就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多年之前,他曾有幸见过那位仙子一面,当时虽然惊为天人,但是被她那高贵神圣的气质所震慑,兴不出亵渎的念头,只是时候每每想起,却是心痒难耐,等到靖难之变后,仙子绝迹江湖,他也唯有将那念想埋藏在心底,以为这一辈子也只有午夜梦回时或许再想起了。可是就在数月前,江湖中却悄然开始流传着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起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但是随着一道皇榜却坐实了一切,也让他心中重新燃烧起了火焰。而更让他热血沸腾激动不已的是,不用他心急火燎的想办法追求,美事竟然就这样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怎么还不来?!」张宝巴望着巷口,心情焦躁又激动,感觉口干舌燥。同时心底暗暗自嘲自己没用,眼下他竟然会如同没见过女人光屁股的青头小子般。

不过天下男儿在那绝美如仙的人儿面前又有几个能够自已的呢?眼下虽然非当面,但是如果传闻属实,一想到只要再过一会自己就可以看见以前那个高贵清冷如月宫仙子的美人光腚眼子的丑态,可以掏出自己的肉屌,插进她的肉屄,狠狠的将她肏个过瘾,捅她的屁眼,让那仙子般的美人在自己胯下婉转娇吟,骚叫连连,这样的美事让他张宝如何能够自已?、

「吱呀」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在巷口传来,将心情烦乱的张宝在又一次幻想中惊醒。

「来了!」张宝的心一跳,急向巷口瞧去,只见一辆普通的青布马车正缓缓的进入巷子。

「终于来了!」看见马车越来越近,张宝的心也不争气的如打鼓般乱跳起来,有一只将要得偿夙愿的紧张,又有几分害怕传言不实,一切只是空欢喜的恐慌。

在张宝患得患失的不安中,马车「吱呀」的停在了他府邸后门?啊?

张宝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怔怔的望着马车的车帘。

一只羊脂白玉般洁白的修长玉手最先自车帘中探了出来,随后一撩车帘,竟是揭出了一张有着沉鱼落雁之艳色,高贵典雅如仙气质的玉脸来。

「呵!」张宝如同放下心头大石般长出了一口气。「真的是她!」昔日天下十大美女之首,剑法通玄,江湖白道之首慈航静斋的传人,让江湖男儿无不倾倒的仙子——秦梦瑶。数年的时光似乎一点都没有在这仙子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绝美依然,清冷高贵,如仙如果非说有什么不同,大概是比起多年前,仙子的身材似乎更加丰满了些,此时的秦梦瑶一身红火朴素棉布武装,虽然非紧身劲装,但是因为锦带束腰的关系,使得原本就高耸的胸脯更加凸显,也让腰下的身姿显得更加的丰腻,若非有衣衫的垂帘遮挡住跨臀,那臀跨的姿态一定非常诱人。

这样的装扮穿在身为佛门弟子的秦梦瑶身上似乎不太合适。这么说传闻的一切都是真的?!张宝心中火热,只是仍旧不敢肯定,所以仍旧不敢显露什么,只是眼睛紧紧的盯住仙子那被垂帘挡住的胯间。

「一别近十年,张帮主风采依旧啊!」站在马车车沿上,秦梦瑶玉唇轻吐,握着天下闻名的飞翼剑向张宝轻轻一拱手,同时身姿轻盈的自马车上跃下。

此时正是深秋,秋风阵阵,秦梦瑶一跃而下胯间的垂帘自然随风舞动,被吹的横移,路出了帘后的一切。

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也足以让张宝这个也算是江湖一流高手的武林名家看清楚一切了。

「这……果然……」

惊鸿般的一瞥,只看见一片白玉和白玉尽头,一缕并不浓密的黝黑。「果然,果然,果然是开裆裤啊……哈哈!」

张宝忘形舔舔嘴唇,天下第一美女仙子竟然不知羞耻,比那些最低贱妓院中最下贱的婊子都不如的穿着开裆裤穿街过市,而且看那开裆的幅度,只怕那条裤子只有大腿外侧是有着布料的,只要撩起那垂帘,什么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哈哈,秦仙子清闲了,一别十载倒是越发美艳动人,让张某好生想念啊!」看见仙子果然穿着开裆裤,对于那个传闻,张宝哪里还有一点怀疑,胯下一团火腾地烧了起来,胯下的鸡巴毫不客气的将裤子顶出了个大帐篷,快步迎上前去,嘴里的话自然也是带着轻薄。

「张帮主的盛情倒是让梦瑶有几分不安啊!」秦梦瑶轻轻蹙了蹙眉,似乎对张宝的轻薄有几分不喜,绝美的脸庞淡雅而清冷,整个人一刹那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拒人千里的仙气,让人自惭形秽。

如果是看见那片白玉和黝黑之前,在这样的凌然仙气下,张宝定会惶然无措,为止折服,但是现在,秦梦瑶那天上仙子般的气质不仅没能让他羞惭愧退,反而如同在火上浇了一桶油,可以侵犯亵渎仙子的快感如同带有魔力般化作万千虫蚁爬咬在心头,如同让他心中几乎想马上将这绝美的女剑手压倒在地,狠狠大颐朵快一番。

「哈哈,张某乍见仙子贲临,心情激动,语无伦次,还请仙子海涵啊!」张宝毫无诚意的抱了抱拳,却带着一丝犹疑伸出了右手,伸了伸,又缩了一下,左后下定决心似地的猛然前探,手掌飞快的朝翘然卓立的秦梦瑶仙子那火红武服包裹下的高耸乳峰扫去。

「噗!」手掌扫过秦梦瑶的肥美的乳峰,将那大奶子扫的轻轻晃动了两下。

而身为自浪翻云后,当代绝有的剑手,武功高强的秦梦瑶面对张宝亵渎的手掌,似乎完全没有反应,仍然俏丽的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张帮主,梦瑶此来,实有要事相求,不请我入内吗?」身为慈航静斋的传人,神圣的乳峰被男人碰触,秦梦瑶却似乎完全没有觉察,仍旧眼波流转的问道,依旧是那副清冷高贵如仙子的模样。

「哈哈,是张某怠慢了!请!」眼见此情形,张宝心中仅有的一丝疑虑也烟消云散,随手丢了块碎银给赶车的车夫,然后一手延请仙子入府内,一手却肆无忌惮的落在了秦梦瑶的左胸上,将一只丰腻肥美的香软玉乳收在了掌中。

「呼!」香气喷喷的软肉入手,是那样的丰满弹手,浑圆肥腻,让张宝胯下肉棍怒挺得几乎破裤而出的同时,更也不住出声赞叹。「哇,好软,好大!呵呵!」而秦梦瑶依旧对这天大的侵犯视而不见,更对张宝的污言秽语听而不闻,依然是那副淡雅清冷的美态,玉足轻挪踏进了张府的门槛。

「嘿嘿!我的秦仙子,这边请!」张宝急不可耐的将后门关死,拉上门闩。

嘿嘿的冲秦梦瑶淫笑两声,将秦梦瑶引领前行的同时,故意后缀一步。眼下的情形,他自然是再没什么顾忌,看着秦梦瑶前行时微微摇摆的臀姿,哪里还忍得住,伸手抓住秦梦瑶仙子臀后的垂帘边角,往上一撩。

「啊!」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张宝险些被晃了眼。垂帘一掀,开裆裤下仙子雪白粉嫩的大白屁股完全展露在了张宝眼前,这是多么美妙,让人垂涎欲滴的的大屁股啊!张宝几乎找不到词语来形如眼前肥臀的美丽。

「太棒了,太美了!」又圆又翘的两大瓣股肉完全找不到一丝的瑕疵,仿佛两大块晶莹的白玉让人看了就心旷神怡为之沉醉,而那道紧紧闭合的股沟更是有着无穷的魔力让人着魔,令张宝恨不得一头扎进去,仔细的品味其中的奥妙,而更要命的是这个大屁股随着秦梦瑶挪动步子不停的摆动着,不断地刺激着张宝的神经。

「仙子的大屁股果然非同一般,太美了!」张宝一边跟着秦梦瑶的步子,一边嗤嗤有声弯下腰,几乎将脸贴在秦梦瑶摇摆着的肥臀上,然后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那让他着迷的大白屁股蛋用力揉搓两下,然后用力一掰,深藏在仙子屁股沟中那朵嫣红的肉菊终于暴露在了他的眼下。

「哇!」张宝长着嘴一时合不上了,他也算见识过不少美人的后庭,但是如此美丽的屁眼还是第一次看见,秦梦瑶的屁眼是嫣红的,看起来娇嫩异常,皱褶非常均匀,让肉菊看起来真的如同菊花般,菊花中心一个小孔不停的随着仙子的步子微微张合,真是引人入胜。

「梦瑶小姐,我的好仙子,你的大屁股真是让张某流口水啊!」张宝一脸淫邪的直起身,拍打了两下秦梦瑶光溜溜的肥臀,说道。

「张帮主!」秦梦瑶蓦然转身,竟是一脸羞恼薄怒的瞪着张宝。「你以为梦瑶何人也,怎能如此轻薄?」

「呃……」张宝被秦梦瑶突然变脸弄得先是一愣,但是旋即便嘿嘿赔笑道:

「嘿嘿,梦瑶小姐乃是慈航净斋的仙子,张某历来敬仰,常盼有朝一日,仙子能光着大白屁股为张某嘬嘬鸡巴,让我好好肏你的肉屄呀!只恨仙踪渺茫,如今久别重逢,心中难免有些着急,多有得罪,还望仙子莫怪啊!」如果秦梦瑶当真还是凌然不可侵犯的,他张宝早就死了好多次了,此时薄怒,只是装腔作势。仙子如此装腔做作,简直是当婊子又立牌坊,让张宝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充满快感,假装赔罪,满嘴却是更露骨的秽语。

张宝如此不留面皮,秦梦瑶心中暗骂一生无耻,却又不得不将其下流的言语充耳不闻,淡淡点头道:「梦瑶若是怪罪,到是有些不近人情了。」又道:「那还请张帮主前面引路,您不带路梦瑶怎么知道该怎么走呢?」「啊,是张某疏忽!」张宝赔礼,踏前一步,将秦梦瑶引往内府。只是却着实舍不得那又白又美到极致的大屁股,一手反抄回去,探在秦梦瑶臀后,扣在了那光滑细嫩,软绵弹手的肉丘上。只是秦梦瑶香臀上的肌肤实在是太光滑了,轻抚上去,竟然有种滑不留手的感觉,让张宝又是一阵赞叹,同时手下用力狠狠揉搓着仙子的屁股。

如今秦梦瑶身体虽然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敏感,但是在张宝肆无忌惮的侵犯下,身子早已起了反应,只是强子忍耐,此时被张宝揉搓臀部,胯下一股热流窜出,下体如同蚁动般的淫痒下竟是微微湿润起来。若非玄功精深,又有秘法,只怕当下就会娇吟出声,丢丑卖乖了。

「怎地这张宝竟然如此急色?」秦梦瑶心中暗怪,但是旋即心下又是苦笑,这些武林名宿平日道貌岸然,但是这些日子来,她见得哪一个又不是这副嘴脸,这个张宝眼下的行径嘴脸已经还算有自制力的了,想想先前那个河南慧剑门的门主,六七十岁的老儿了,但她下车还没走出十步,这位苍发须白的老门主不是就已然忍受不住,将自己拽进门派后山的树林里,就地奸淫了?

「名门正派,黑道邪派也好,一个个都是这副样子!唉!」如张宝这些人的嘴脸,让秦梦瑶异常失望,内心中仅有得那么一点希望也随着失望而流失殆尽。

失望变成绝望,那一点矜持也消失的无踪,下体的淫痒也就越发的让仙子难耐,虽然在慈航静斋玄妙心法的运使下整个人仍然仙气缭绕,看起来清冷高雅不可侵犯,但是莲步轻挪却显出异样来,胯间的瘙痒让仙子不禁夹紧玉腿,这样一来走动间自然是少了几分轻盈,只是香臀却也因此摇摆的更加厉害,左摇右晃的勾人魂魄,最要命的是秦梦瑶始终一副高贵清雅的仙子模样,这样的姿态足以让任何男人发狂。

秦梦瑶的美姿,那看似闪躲自己双手,却是在上下左右剧烈摇晃的大屁股,让张宝看得眼睛发直,嘴里的口水四溢差点流到地上。「梦瑶仙子……」「嗯?」秦梦瑶淡淡的看着张宝,任其两只剥山之爪将自己两只玉乳抓在手里,抓揉抛拽,依然清冷如仙,唯有娇躯微颤,只是极力克制着才没有丑态毕露。

「小姐旅途劳顿,不如先沐浴更衣如何?啊,因为小姐先前来信说有密室,再下已经把府中之人全都打发了出去,就让在线亲自伺候小姐沐浴如何?」「这……这,怎敢……啊,怎好劳动张帮主?啊,啊……嗯……」秦梦瑶依旧淡雅的说道,只是张宝手指突然用力捏住她乳尖让她终于忍不住娇哼出声,而这一声娇哼,就如同突破水坝的洪水,一旦出口就再难忍住,在张宝上下摸索下,一声声荡人魂魄的娇吟浪哼终于从仙子的檀口中飞了出来。

「无妨,无妨,为仙子效劳,在下是求之不得啊?梦瑶小姐,这边请吧!」张宝狰狞淫笑着,一手抓住秦梦瑶一只奶子,拽着仙子前行,一边则从仙子身前的腰垂变钻了进去,在那团细柔的绒毛上梳拢两下后,猛的钻进了那道有些湿漉的肉缝。

「啊!」秦梦瑶惊叫一声,身躯一震颤抖,一股温润的水流便从肉屄中啵啵流出,身体极其敏感的仙子如今连抓奶抚摸都会动情,欲火焚身,更不要说现在被男人的淫爪扣弄肉屄了。

淫痒和那让仙子沉沦的快感的双重作用下,秦梦瑶不禁春情涌动,时而扎马般岔开双腿,挺起小腹,时而加紧双腿,将肥美的大白屁股高高撅起,竟是完全丢到了仙子的脸面,如同一个欲火焚身的荡妇般丑态百出。

那如同内嫩玉般的软肉包裹住了手指,进出间的润滑紧窄和弹性,那美妙的感觉让张宝简直不敢想象一会自己鸡巴要是插进去将会是怎样的一种销魂滋味,在看一向仙气缭绕的秦梦瑶此时不堪的淫浪媚态,身为一个男人,他那里还忍得住。

……

「啊……!」赤裸跪在张府浴室内的木质地板上,如同母狗般将大白屁股高高撅耸的秦梦瑶,螓首猛的一扬,黑亮的长发飘洒凌乱中,发出了彷佛垂死之人般凄惨痛苦,却又无限娇媚的一声淫叫。

「啊——!」

淫叫声中,仙子娇躯一震颤栗,下体那仍粘满男人精液的微微张开的肉洞一阵抽搐,一股股阴精竟然喷射了出来,四处飞溅。高潮的快感汹涌而来,秦梦瑶全无抵抗之力,迅即被淹没了心神,这一刻的极度麻痒快感,让仙子直想呼喊,喉咙缺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无法宣泄下,仙子的香舌竟如同吊死之人般从檀口中长长的伸了出来,然后身体又事一阵颤抖,急剧的快感一波一波的涌上来,终于让秦梦瑶这绝美如仙的仙子经受不起,竟是美目一翻,在高潮的舒爽中晕死过去。

「啊!」跨骑在仙子高高撅起的美臀上,挺着粗黑肉棍一棍一棍在仙子屁眼中痛快抽插的张宝一声嘶吼,随着秦梦瑶到达高潮,其菊肛也骤然收紧,紧紧的夹住了张宝的鸡巴,让本就强弩之末的张大帮主也终于禁受不起,双手紧紧的抓住仙子大屁股上的肥白臀肉,一挺小腹,将肉棍最大限度捅进仙子的屁眼,将腹中的火焰疯狂的喷射进仙子幽深的肠径内。

「呼——」张宝长吁了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沉醉在绝妙的快感中,在仙子屁眼中射精,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的快感都已经到达巅峰,让张宝有种魂飞天外,不在人间,飘飘欲仙的感觉,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仿佛通了气一般,无不爽利。

「秦仙子果然不凡,险些让你这屁眼夹死!」在秦梦瑶白屁股上「啪啪」的拍了两下,张宝带着回味无穷的从仙子那美妙的菊肛中抽出了湿淋淋半软不硬的肉棍。「哈哈,当年冰清玉洁不可侵犯的圣洁仙子,想不到今日却连屁眼也被我张宝肏爆了!哈哈……」低头看着兀自秦梦瑶耸挺着的大白屁股,那被他胯下肉棍肆意鞭挞过的肉菊虽然正在收缩,但是洞开的圆洞还是能让人一窥内里的究竟,米白色的精液正从仙子的屁眼中缓缓淌下,流到同样湿泞的肉屄处和那里的白浊汇聚为一体,然后又向下流到了仙子下体并不浓密却黑亮柔顺的绒毛上,黑白相映。,被自己肆意征挞享用的肉洞,如母狗般掘着屁股光着腚眼子的仙子,如此风景让张宝哈哈大笑三声,心中升起一股凌虐的变态快感,狞笑一声,伸出了手。

「仙子请起,该给张某嘬鸡巴了!」张宝一把揪住了秦梦瑶柔顺散乱的长发,毫不怜惜的拽起仙子的螓首,挺着胯下软蛇般的鸡巴凑到秦梦瑶面前。「咦,竟然晕过去了,嘿嘿……」发现秦梦瑶晕厥的张宝并没有怜惜之意,将软绵绵的鸡巴在绝美如仙的脸庞上抽打两下,紫黑的龟头在仙子吐出的香舌上蹭了蹭,小腹一挺就将肉棍捅进了仙子如兰似麝的檀口中。

「啊,好爽!」抱着仙子的螓首,张宝耸动着屁股,看着自己的肉棍在那张圣洁绝美的脸庞那张小嘴中进出,奇妙的快感蔓延全身,死蛇般的鸡巴慢慢又恢复了生气,变得坚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