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夏日正是烈阳高照的三伏天,参天的巨树在酷热之下也显得软绵绵的,枝叶已然做出低垂状泰山山脉深处荒无人烟,突然一声破空之声疾响,长箭已然疾劲射入荒草丛内,霎时只见草丛骤然抖动随及静止。

此时吴青峰的俊颜已浮显出令人心舒的柔和笑颜,自语道:“哈!今天有兔子肉吃了!”笑语中身躯一斜双足猛蹬,已然贴地疾窜入草丛内,站直身体时手中已经提着一只足有四斤重的大兔子。

半个时辰后吴青峰坐在篝火旁,篝火上架着一个铁锅,兔肉此时已经被切成均匀的小块在铁锅中随着滚烫上下翻腾,随着吴青峰加入各种调料锅内已散溢出浓浓的香味,令人嗅之馋涎欲滴。恨不得能立即大快朵颐填满空虚的肚子。

正当吴青峰寻思着再过一会儿就能吃到美味的兔肉烫的时候,一个男声突然想起:“好像啊,夫人看来有人在烹煮肉汤,带为夫去买上两碗,给夫人充充饥。”吴青峰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就见自少年北方密林处走出一对男女。

男人二十四五岁左右,一身儒雅气质。配合着帅气的面貌整个人向外散发着一种君子如玉的气质。女子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身穿青色女装,鹅蛋脸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饱满的朱唇,高挺的鼻子,搭配在一起显得整个人充满了端庄的气质,同时还有一丝勃勃英气。身材高挑与旁边的男人不相上下。

虽然这几年吴青峰与充满诱惑的熟女梅万华整日厮混在一起,但是突然见到如此佳人仍是看呆了。这是一种与成熟女性完全的气质,如果说梅万华是一朵完全盛开的玫瑰。那么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含苞待放的菊花。自带一种淡然端庄的气质。

“咳咳,小兄弟,可否容我们夫妻在此小小的休息一下?”看着对面的少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柳玉成并没有生气。他知道自己的妻子生的国色天香,这也正是他隐隐得意的,眼前的这个山野少年能欣赏自己妻子的美貌更是让他大感得意。

“两位请随意,一点小小的东西值得什么。蒙两位不嫌弃请随意。”吴青峰见自己窥视人家妻子的动作让人点破,不好意思的连忙说着。说完连忙从自己身边的包裹里拿出瓷碗想要递给夫妻二人。

“哈……哈……哈……在这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荒山野岭我们夫妻中真是又渴、又饿且疲累,能遇见你这位善心的小哥儿,可真是我们的福气,小兄弟我们就不容气啦!”柳玉成哈哈一笑大声说着。他刚想结果少年手中的碗身边的长身玉立的女人在他身上轻轻的掐了一下。

“多谢小兄弟美意,我们夫妻自有法子。”方心语暗中制止了夫君的动作,她生有洁癖不喜欢陌生人的东西,更何况是这种入嘴的物件。紧接着方心语身形闪动之间来到大树下,手中寒光闪过竟从树枝中用剑削成了两个木碗与两双筷子。

吴青峰尴尬的收回手中的碗筷,心中暗暗将在自己的剑法与少妇的剑法进行对比,仔细上的想了片刻吴青峰还是觉得自己的剑法更加高妙。

这夫妻二人也并不在乎吴青峰的反应自顾自的盛起锅中的肉汤,两人甜甜蜜蜜的吃了起来。一时无话这夫妻二人美美的吃了一顿肉汤,最后给吴青峰留下了十两银子。与吴青峰告辞之后就起身远去。吴青峰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对夫妻江湖人称“清风双侠”男人名叫柳玉成,高挑的少妇名叫方心语。

与清风双侠离别之后吴青峰向着泰山深处行进。随着少年的行进树林越来越秘,林阴蔽日的参天古林中愈行愈荒凉,崎岖不平的小道也逐渐隐入荒草丛中,几难分辩是否有路可行。但吴青峰知道越是荒凉越能找到灵药,所以他行进过程中仍是充满了乐趣,不停的寻找着对自己有用的药材。

吴青峰在山中又跋涉了数日采足了应用的药材,向着山中的一处隐秘位置走去,这里是一处用树木搭建的小房子,平常只有泰山中的猎人会来到这里进行休整。经过多日的忙碌吴青峰觉得自己也需要进行休整一番了。

但是当吴青峰来到猎人小屋左近的时候,凭借着过人的真力吴青峰听到阵阵男欢女爱的声音从屋子中传出。一阵阵女子的淫荡叫床声,与男人的笑声传入少年的耳中。吴青峰甚至能分辨出叫床的只是一个女人而笑声则是由好几个男人传出来的。

“这是多男一女的群p啊!我要不要去看看?”吴青峰心中猥琐的想着。

吴青峰运气步步生莲的步法悄声的来到屋子窗前,整个人府下身子沿着窗户的缝隙向着里面看去,这一看吓了吴青峰一跳。只见屋子中一个满面横肉浑身赤裸的壮汉正把一名绝色女子按在身下疯狂的肏弄着。

而这个绝色女子正是前几天与吴青峰分别的绝美少妇方心语。此刻一脸春情的美妇浑身赤裸的趴跪在床上,高高的撅着她一双丰满的臀肉。壮汉在美妇身后挺着一根硕大的肉棒用力的插在妇人的屁眼里疯狂的插着。

另一个壮汉则站在方心语的面前挺着布满淫水的鸡巴,明显能看出他是刚刚射过的,壮汉扶着软绵绵的鸡巴在绝色妇人的脸不同的挑逗着,方心语媚眼如丝地瞟了他一下,张嘴将其含住,用生涩的口交技巧,不停的舔着眼前软绵绵的鸡巴。

受到美妇的刺激肉棒很快就被吹硬了,然后壮汉抱着美妇的脑袋将她的朱唇当成小穴用力的肏弄了起来。有着优美曲线的香腮被充分勃起的大鸡巴顶出了一个有一个大包。吹弹可破的粉脸充满了欲望。

在美妇身下竟然还躺着一人,他高高的挺着巨大的鸡巴,随着美妇身后肏屁眼的壮汉的撞击,美妇身形不停的上下摆动,同时将美妇粉嫩的蜜穴插入身下的大鸡巴里,随着美妇酮体的扭动大鸡巴在小穴里不停的进出,同时带起大量的淫液不停的洒在柳玉成的脸上。

此时柳玉成浑身赤裸的被捆绑成一团,仍在地上。明显能看出他被人灌了春药,此时柳玉成下体高高的勃起,同时双目赤红的看着自己的娇妻被人强暴,他躺在地上的位置明显是特意选取的。他的头部正对着自己妻子被强暴的骚屄位置,这样每当有淫水流出就能直直的落在他的脸上。

“哈哈,什么清风双剑,还要替天行道。今天我们三兄弟就要当着你的面玩弄你的老婆。你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当乌龟?哈哈哈!”随着壮汉的调笑柳玉成双更加赤红,破口大骂。

“你们暗中下药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与我们夫妻堂堂正正的对敌。奸淫妇女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真是个傻子,我们阴山三雄就凭着下毒的本事闻名江湖,而且你看你老婆吃了我们的药现在多快活?”说完壮汉有用力的撞击了美妇几下,大鸡巴带来的快感让美妇大声的呻吟着。

“哦……好爽啊……天哪……美死我了……亲……大鸡巴哥哥们……哦……肏死妹妹了……屁眼好爽……好爽……小屄也好爽……被干死了啊!”淫药的刺激下方心说放荡的说出淫荡的叫床声。刺激的地上的柳玉成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粗大的鸡巴紧紧的顶在美妇紧窄的肛肉里,在肛肉的夹吸下壮汉的马眼不停的跳动着,随着一阵快速的抽插,阵阵酥麻的快感从屁眼里传遍了美妇的全身。最后随着壮汉的一声大吼浓稠的精液被喷在美妇的屁眼里。

射精过后有力的臀肉甚至将射精后疲软的鸡巴缓缓的挤了出来。受到屁眼被内射的刺激美妇的阴道更加有力的夹着肏入的大鸡巴,从屁眼里流出的乳白色浓稠精液沿着动人的曲线随着美妇酮体的摆动向着下阴流去,最终部分精液流入阴道里混合着大鸡巴的肏弄起着润滑作用。

此时柳大侠已经被气的双目圆挣,出气多进气少了。正当阴山三雄想要再次羞辱他们夫妻时屋外传来了一声大喝。

“阴山三雄出来受死!”

“老二你去看看是谁这么着急送死。”正在肏着美妇朱唇的大汉对着刚刚射精的壮汉说着。

老二应了一声,胡乱的穿上衣服,骂骂咧咧的走向屋外。老二空出了位置,空虚的屁眼仍不停的向外挤出浑浊的精液,见此美景肏着小嘴的大汉立即转移位置,借着老二射出精液的润滑顺利肏入美妇的屁眼里。在美妇更加淫荡的呻吟声中用力的肏弄着。

大汉肏了几十下突然感觉到不对,自动老二出屋已经不算短了,但是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老三,事情有点不对,走一起出去看看。”老大立即警惕的说,随后兄弟二人穿好衣服后立即手持单刀小心的向着屋外走去,丝毫没有顾忌离开大鸡巴后满床滚动不停的说着“大鸡巴哥哥我要。”之类话的美妇。

两人来到屋外才发现自己的二弟此时竟然被一只长箭从嘴里穿过带着老二的身躯紧紧的钉在屋子外墙。而一名猎人装扮的少年此时正一脸轻松的看着二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兄弟二人不愧是老奸巨猾,话刚说一般就配合默契的交叉而上两柄单刀犹如两条毒蛇一样向着吴青峰的胸口与下阴砍去。

虽然二人是突然袭击但是吴青峰本身的功力远远高于他们,身形闪动之下犹如飞仙一般立即向后飘去,随着两柄单刀去势将近,吴青峰立即抓住机会右手从身后一模,一柄三尺长剑出现在手中。

长剑如电从上向下狠狠的刺去,随着长剑与双刀接触,一股犹如春雨一般细腻缠绵的真力沿着单刀向着两个壮汉体内攻去。二人被长剑长蕴含的奇异真力攻入体内立即回身后撤,各自竖起单刀防止吴青峰继续跟进击杀二人。

哪只吴青峰竟然放弃了这种好时机,只是将长剑背在身后,冷冷的看着二人。他们正想着少年到底是经验不足,谁知道原本被自己体内真力压制住的犹如春雨一般的真力突然产生的变化,变得犹如雷霆一样充满了攻击力,沿着心脉向着心脏攻去。

再也顾不得少年乘机进攻,二人立即盘膝坐地运转体内的真力,想要将攻入心脉的剑气消磨掉。吴青峰看着二人脸色大变由满面通红到面色泛青直到最后两人浑身关节僵硬一口鲜血喷出死在他面前。

吴青峰就知道自己四季剑经终于练成了第三传秋意凝,一道剑气之间可以演化春夏秋三种剑气,一般攻入敌人体内敌人大意之下就会如同眼前这两人一般,在剑气转换之下横死当场。